最近的计划

by


警告: 您正在阅读的是一篇被放弃维护的中文博客文章, 您可能会遇到图片缺失、事实错误、措辞不当、内容过时等问题, 敬请谅解。

这篇博客说说最近的计划。

友链

首先,我计划关闭现在开放的友情链接制度。今后将不再宽松(现在的标准是,你那链接只要能打得开,我就会合并你的 PR)地合并关于添加友链的 PR, 我会以更严格的标准(PR 仍然欢迎,格式依然不变)来审核加进来的友情链接的质量。

作为对比,这是目前的友链标准+添加友链的方式:

关于第一条,这个标准参考了 Google Adsense 对网站的硬要求。邪恶的公司也有他们的聪明之处,不能否认。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少年编程团里面那个修车大师的博客。技术博客里面全是黄图,给我一种很不适的感觉。

我现在希望实行的添加友链的方式不变,审核标准变成:

新标准多少有些主观,但没办法,这是我的博客。 任何事情都可以由我一拍脑袋决定,我就是傻逼老板,我就是傻逼产品经理,反正这博客的代码也是我维护的。

关于最后一点,我是被这个吓到了(整理友链的时候看到的),里面赫然写着:

本文链接: http://localhost:4000/haskell/2018/09/10/Haskell%E5%86%99%E7%9A%84%E7%AE%80%E9%99%8B%E5%88%86%E8%AF%8D%E5%B7%A5%E5%85%B7(%E7%BB%AD)/

(加友链是你们自己加的,就要做好被我视奸的准备)

至于我为什么要把这种自己做了就好的事情单独开一篇博客说,还写了整整 30 多行呢? 因为我删了很多人的友链,这种在某种意义上侵犯了别人利益的事至少我应该让你们知道理由。

被删的可以以后再 PR,没被删的恭喜你们,你们的博客在被现在的我 review 了一遍(我认认真真检查了目前所有的友链)之后,得到了我的认可。

于此同时,我新增了 ZJU-Lambda 的友链,用来挂龙神至今没有更新迹象的伤天害理的行为。

年终总结

是的,我有写年终总结的计划。随着培神的群里 mq 天天(这个格式可以唤起群里的 QQ 机器人,会告诉你你的 2018 还剩多少天,已经使用百分之多少)

安安子 /yearprogress

导致我时间紧迫感倍增,给我的学习效率带来了帮助,同时也让我更焦虑了,总觉得自己 2018 一事无成。

后来我稍微想了想,自己还是变化蛮大的——开始对 HoTT 进行了解了,知道了啥是 Higher-Inductive Types,Martin-Löf Type Theory,对 dependent type 的实现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初步了解了 Coalgebra、Coinduction 以及他们在编程语言里面的对应产物(Codata、Copattern), 学习了 Agda 和 Idris 的源码还混成了 Agda 的维护者,开始认为 Haskell 的类型系统弱,开始使用 Rust 进行工业级开发,开始把 Golang 作为高级语言的目标语言认可,学习现代 C++ (特别感谢夏幻聚聚和 mq 聚聚,二位聚聚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当然还少不了培神、白神、老李和 2ce 的女朋友的帮助)。

Julia 的 IntelliJ 插件在我和郑筱昕的努力下已经有 9k 下载(并且网上已经有人开始写博客推荐我们的插件了,这让我感动得眼泪掉下来),妙不可言。 同时我也混成了 IntelliJ-Haskell(直接给他们搞了个新语言支持(Alex))和 IntelliJ-EmmyLua 的维护者,给 IntelliJ-Solidity 改进语法支持。 不过也有些开坑失败的项目——然而都是 C++ 的。今年只拿 C++ 开了两个坑,两个都坑了,这是不是说明了什么……

开通了 Literate Agda 博客,并让刘长生等巨佬过目,并产生一些兴趣。开始真正客观地看待编程语言,不吹不黑,理性做一个 PL 爱好者。 而作为一个看了暗杀教室哭的跟猪一样的知识传授重度爱好者,逐渐发展出了向没有 PLT 基础的人普及高级类型系统的能力 (而不像某些天天吃 KFC 的,跟他说话就像甩名词比赛一样,然而最后是我理解了他的意思,他没理解我的意思),这正是我一年前给自己定下的人生级别目标,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有了进展 (我老爸也数次强调把话说清楚很难也很重要。我对这话可是有很深的理解的,当时他跟我强调这点我还十分想笑。当然了,在父辈面前是不能表现出来这种情绪的)。

先后于静态分析公司源伞科技和分布式数据库公司 PingCAP 实习,向在工业界、学术界生存了数十年的大佬们学习人生经验 (有一点比较反直觉的是我对 Linux 编程有了全新的认知,这绝对不是你一个人在家里纯 Linux 生活工作一年能学到的东西), 也向他们的团队注入我作为 00 后的新生代活力,和传播一些我知道的有趣的东西(比如形式化验证,比如我阅读 IntelliJ IDEA 源码得到的见解)。 我憧憬的前辈是大一开始(当然了,这里讨论的都是走社招面试路线)实习的,我已经在这方面超过他了 (嗯,就是这么斤斤计较,这是我的执念。或许萝莉在推上扬言要吊打我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吧)。

嗯,和同龄的女生的接触也越来越少了(男生也是。完全发展成了两种不同的生物,感觉和她们快生殖隔离了)……

还面基了朱一帆、红红姐姐、萝莉、兔神兔、16、左子健、龙神、虎哥(按照我印象中目前的努力程度排序,同等努力程度按睡眠时间长度降序排列,随便想到的列了几个)之类的编程界鲜有的巨佬 (哦我忘了郑筱昕和寒寒了,手动补上) (似乎评价别人有点不好,但我这真的是随便写的,被我中伤的人你就权当我是故意的,下次要挟我请你吃饭就是了), 充分满足了我对有趣的灵魂的欣赏欲望(这可是我内心最深邃,最黑暗的幻想)。

然后我发现——我凑,原来 2018 过了这么久,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自己心里连点逼数都没有(其实太容易看出来了,我精简数次的简历页数都翻倍了……)! 好期待 2019 我会变成什么样呢。

有很多我思考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关键词:身份、舒适区、交流、理想)在这里还没写,我准备单开一篇文章讲。

(总结自己一直是一件很羞耻的事,但是为了督促自己、三省吾身,这是必须的。在看了组长对我们工作效率的批评之后, 更是觉得这些事很重要。)

谢谢各位读者对这个幼稚的博客的关注。

Tweet this
Top


Create an issue to apply for commentary

License

This work (最近的计划)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