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需要主动思考

by

很多时候,重复地向别人请教一些高度相似的问题,尤其是在这个问题很 trivial 的情况下,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人,他每天都会重复一件事——首先问一个用直觉就能感觉出来答案的问题( 好吧,这种 “用直觉就能感觉出来” 只是我的个人看法,但这个定语并不是这句话的重点), 然后在刚才的问题中的名词随便选一个,并歪曲这个名词的含义,然后把刚才这个问题带入中国错误的含义再重复解释一遍, 让它看起来很复杂,然后等别人解答他的问题。

然后他在我回答他的问题的时候,不停地说 “懵” 等表达 “哎呀我不懂啦” 含义的词,然后隔段时间再换个歪曲方法来再把同一个问题问一遍。

问题主要围绕常量折叠、惰性求值、 Haskell 到底有没有变量等话题, 当然我这里就根据我的感受把这些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的编程的例子换成一个小学文化的人都懂的例子吧。

比如,他第一天问:

马云资产 1500 亿,中国 14 亿人,每人分 1 亿,马云还剩 1486 亿,而中国每个人都成了亿万富翁,为什么马云不这么做?

这时,学过乘法的人都笑了。
然后当我耐心地告诉他,乘法计算的单位问题时,他开始发很多个 “懵” ,或者 “不懂,好厉害” 。

可能,这个时候,普通人会觉得,这个人应该懂了,说 “懵” 应该是在卖萌表示感谢。

然而,在我天真以为他终于理解了自然数的乘法运算(你没看错,指小学学的那个)的时候,他第二天拿出了那个

1 元
  = 100 分
  = 10 分 * 10 分
  = 0.1 元 * 0.1 元
  = 0.01 元
  = 1 分

的图,然后问为什么可以证明 1 元 == 1 分

这时,有点无语的我告诉他 分 != 分 * 分 的时候,他又发很多个 “懵” 。

我感觉这和水平没有关系,这是与人相处的态度问题。

我曾经建议他去学习 Haskell 来了解惰性求值和无变量编程,他就开始不停问我关于 Haskell 的常量折叠的问题。
说实话,常量折叠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优化,这只是一个很符合直觉的优化方法而已。

首先在没有 benchmark 的情况下谈优化就已经是一种罪恶,再加上不考虑函数内联、尾递归优化(两种扔栈)、 JIT、虚拟机的运行时优化等很明显看名字就觉得比常量折叠有效而且常用的多的优化方法,而是揪着一个常量折叠不放, 并且在自己加上了 “只要是编译器都有常量折叠” 的假设后制造一些实际上并不成立的问题, 消磨了很多那些热心回答他的问题的人的时间,这样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

回答他们问题的人明明可以把时间花在更有价值的地方,为那些善良的人感到不值。

sequenceDiagram 萌新-->>大佬: Xxx 入门问题 大佬-->>萌新: 两句话解释 \+ 【甩一个链接】 萌新-->>大佬: 【第二天】和第一天相同类型的问题 大佬-->>萌新: 踢了

不知不觉到 2018 年已经一个星期了呢。我马上也要成年了。 心里有点混乱,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Tweet this
Top


创建一个 issue 以申请评论
Create an issue to apply for commentary


协议/License

本作品 人类需要主动思考 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基于 http://ice1000.org/2018/01/07/YesYesYesOhMyGod/ 上的作品创作。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