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怂包对自己的中学生活的感想

2017/04/10 Misc

最近心态上出了些问题,头有些混乱,主要症状为失眠,以及难以分心(注意力集中到很难转移的程度)。然后就是突然想说说我的生活。

发知乎了,坐等嘲讽

关于同情心/道德心等类似物

我自认为,我是没有同情心、道德心的,我也不配谈这类情感。

如果在你心智还不足够成熟的时候你遇到了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突然间,你爷爷死了(突然想起从小到大没见过爷爷奶奶的我), 小朋友会伤心很久的吧。如果父母不稳住他(我觉得大部分成年人受这事影响不会超过 12 小时),可能会对他的心智造成一些难以磨灭的后果。

然后这就是坏掉的契机。 这有可能会导致你体会不到什么是“爱”(感性的)。

而感性的“爱”,在我看来,是人类与动物的区别。就这个观点来看,我也不能算是人了。

关于人际关系

我小时候其实没什么竞争,就同学关系来说,我其实是在温床里长大的。

但是我小时候(幼稚园)没有朋友。小学的时候有了“朋友”,现在觉得是虚伪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称为朋友的地方。 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有朋友”而强行维持朋友关系,其实很累的。

虎哥这篇博客 我觉得三观很正,说到我心坎里了。

我学习就很功利性,觉得什么东西好,觉得它可以挣钱/挣分,就学。 比如我曾经为了“我还差一个 Web 技术,我是学 Go 还是 Ruby 呢”而纠结过很长时间(现在都会一点点)。

从第一次接触编程快两年了,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喜欢 JetBrains 不知道算不算),总觉得这么过很失败。

回想起初三第一次想编程的契机,那时候我的爱好是电子电路,估计是 EE 相关的,还自己把电路分析啃了四五个章节,卡在一阶动态电路的微积分上。

学学 C 语言,就可以给单片机编程了。还是单片机控制最好,模拟电路什么的都去死吧!

现在想想还真是稚嫩,但是却让我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那时候我怎么可能知道 Kotlin、Haskell 呢,更不可能想到我现在会对 PLT 感兴趣。

关于付出与回报

我有一同学,他每天无时无刻都在刷题,晚上刷题刷到两点,什么题都刷,考试哪科考差了就刷哪科,拼命努力学习,结果成绩中下游

付出与回报是没有丝毫关系的,只能说是类似初中物理体系下重力和压力的关系。

付出其实分很多种,有纯粹的无私奉献,也有“希望对方感受到并感激自己”的,也有“希望对方回报”的。

这些付出都是主动的,看起来很善良,但是本质上的区别很大。很多人搞不懂这几者的区别,把他们混为一谈,这是很不好的。

付出的时候,就要做好落空的准备。

关于自己的兴趣爱好(编程)

我的选择是:

和课代表 PY -> 晚自习可以省 30 多分钟 -> 我是一电工社团的社长, 有社团活动教室的社团哦 -> 我有钥匙,这 30 分钟我就给老师说我上厕所,然后就去写代码。

每天有半个多小时可以写点东西,我现在 GitHub 首页 pin 的 6 个仓库中 4 个都是这样写出来的。

我不能开灯,因为会被查水表,于是我就靠着电源灯边啃Rust Primer边拿 VSC 学习 Rust ,顺手自己做了 Notepad++的 Rust 高亮。

关于命令行和 IDE

在上述环境下(没有网),所以不能用 Gradle ,这是非常令我悲伤的,因为这(几乎就是)剥夺了我命令行构建 JVM 项目的能力。

我只有 Cargo 可以用,只要不加依赖。因此我可以脱离 IDE ,现在除了写 JVM 语言使用 IntelliJ IDEA , 其他基本在 VS Code 和 Notepad++,偶尔 Emacs 上进行开发。

所以说这段时光让我拥有了摆脱 IDE ,在命令行和文本编辑器的帮助下也能顺利进行开发的能力,这倒也不是坏事。 很多人一生在 IDE 的温床里过活(虽然我是非常支持 IDE 的存在的),一直以来没有获得或者说是训练这种能力的机会,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遗憾。命令行+Emacs 编程虽然是“政治错误”的,但是也是一种能力。 我在这样编程的时候,思考的问题和使用 IDE 编程的时候思考的问题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担心 IDE 卡。这样,以后 Konan 正式版发布时,我就可以愉快地在树莓派上使用 Emacs 写 Kotlin 了呢(笑)。

那电脑是老师的,我跟你讲,内存 2G , 2 代 i3 ,机械硬盘,竟然可以流畅运行 IntelliJ IDEA。

可能是上天可怜我。

关于互膜和自黑

我曾经是一个卖弱狂魔,但不喜欢膜别人。因为我自己被各种大佬花式(其实主要是嘲讽式)膜拜过,这种感觉令人非常不愉快。

我不希望让别人因为我的言论有同样的感受,这是我不喜欢膜别人的原因。 但这世界上总有一些奇怪的人,他们总是在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对你各种嘲讽,比如这些:

第一个

比如这个说函数式编程(他把函数式编程称为面向函数编程,水平可见一斑)代码可读性不好的,让我怀疑他是初中生。

第二个

我不说了用心体会,这种人,去年的我都可以打十个。

其他的

我参加过 OI ,属于很弱的那种,于是经常被比自己强的同学各种嘲讽式膜拜,让我非常的不适,后来为了化解这种尴尬与不适, 自己也加入了他们的“膜拜阵营”,然后我特么居然感觉好多了,可能是习惯了假装与自己讨厌的人一起很合得来的样子。

这让我日益讨厌起自己来。

改变

现在我开始和学姐一样讨厌卖弱的行为了。原因其实就是学姐的一番话

题主有没有想过,你为何要卖弱?‘我很弱’这句话只能造成两种回应,一是对方的认同‘你很弱’,一是对方的反对‘不不不,你很强’。既然题主对前一个回复表示出了困惑,就表示其实卖弱是为了满足虚荣心了。

看了题主以往的回答,恕我直言,以题主高中的年纪,正是为未来大学读 CS 系做准备的时候,知识更厚实做研究做个人项目领实习都有大帮助,应该潜心在上面花时间,而不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至于为什么我认为你没有在上面认真钻研呢?很简单:如果去拜读前辈的项目/论文,会认识到自己的差距,从而明白满足虚荣心无异于抱薪救火。当然,也有可能题主到达了天下一流的境界,这样直接能力碾压过去就好。

愿题主早日战胜自己,投入到技术的怀抱。

我看了觉得三观很正,而且非常后悔“我特么怎么不早点这么想,老是让别人来教育,丢死人了”, 于是开始减少混群卖弱,多啃书写博客写代码,“为未来大学读 CS 系做准备”。

遇到想和我一起卖弱的,扔两张表情包就是了,不必认真。现在这样我也觉得挺好的。

总结

人就不应该卖弱,好的品质是低调,而花式卖弱实际上是一种非常令我不齿的行为。

我是幸运的

因为我还活着,有喜欢我的人,有我喜欢的人。

我有一个这个社会认可的、可以挣钱的、我自己在这方面有天赋(原谅我使用如此狂妄不切实际的词语, 但是就我混迹互联网的感受来看,我确实算比较有天赋的)的爱好。

这已经足够令很多人羡慕了。

预告

关于我极度扭曲的价值观还有一部分我这里没时间写了,暂时留个坑,以后再写。


本文没有打开评论。
You can't leave comments in this post.


Search

    Post Directory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给您带来了收获或者说它值得您这么做,您可以选择对我进行捐助。
    下面是微信支付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