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对 GFW 的看法

2017/01/21 Misc

这篇博客谈谈众所周知的墙

首先表明观点,我非常支持墙的存在。

根据我的见闻,大部分国人没啥分辨能力,总是趋炎附势,看到啥都信,极易被洗脑,而且对自己的言论非常不负责,说话意识流,想到什么说什么,很不慎重,三观很幼稚,说起话来仿佛一个小孩般的不成熟,考虑任何事都以自我为中心。

想象一下,微信那些营销号明明那么垃圾,发表的文章,稍有常识的人便能看出那都是不科学的。有些公众号发的文章啊,那个 HTML 模板的示例内容都没删完,看着总觉得辣眼睛啊。

但是他们为啥还能盈利呢?

因为那些没有分辨能力的人认为这些东西才是真正最权威的资料。。然后这些人的支持和鼓励对这些营销号的业务起到了非常非常好的促进作用,人家的广告费也都可以供孩子上成外这类的收钱不上班的垃圾学校了。

有些事情本来是假的,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的。这些人不关心他们言论的影响,只看能不能吸引眼球,能不能更爆料,能不能搞个大新闻,把那些原本毫无干系的人随便拿来批判一番。

国外类似情况则更加明显,某女子偶像团体的声优不是把 TW 称作国家吗。虽然这只是她的口误,但是总有人会去过度解读这些言论,创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东西。

因为他们根本不想了解这个世界,只是想找乐子。而有另一批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杞人忧天,认为世界的背后有啥啥啥阴谋。

你们不要说我危言耸听,真的就是这样。比如我妈看到我这篇博客的第一次编辑的版本时,就对后文出现的“后宫群”这个词产生了极大的不满。她认为这个词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喂 = =)。 为了满足她非要纠点我的毛病的谜之优越感,加上她的低到令我难以理解的接受能力,(意味着她无法认同 LGBTQIA ,还有画风极其女性化的林妖舞同学 = =)于是我就告诉她这群里面全是男生 = = 希望某人不要介意。

自古以来,言论的力量就是很可怕的。三人成虎,当吹牛的人多了,牛皮就变成了真事。这有时会给我们敬爱的最大公因数带来一些不好挽回的损失,尤其是名声上的损失。

因此,为了防止他们那脆弱的三观被最大公因数所不能控制的势力(即墙外人士)所散发的恶意言论影响,就有了 GFW。

因此,我认为(假设它是因此而诞生的),这个墙的存在非常合理。

相对的,一个拥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又需要获得一定知识的人,一般也拥有足够的能力去翻墙。他们有耐心去了解这个世界,而不是看到啥说啥,思维停留在事物的浅层次。

如果你是这种人,那么以前说的创造 GFW 的理论就不适用于你了,最大公因数估计也不会专门阻止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如果你只是想学习一个,为什么会被阻止?

所以这玩意没毛病。

顺带一提,大黑(Android App 指纹快捷操作的开发者)前段时间开发 V2Ray 的 Android 客户端的时候就被请去喝茶了(是康神面基时告诉我的)。但也只是喝个茶,没有发生什么灾祸。

这就说明,你只要不太明目张胆、太高调行事(这种行为一般被我称为作死),最大公约数不会把你咋样的。

我自己脑补了一下,如果我是最大公因数,我也会搞个墙。事实上,这个墙并不是墙,而是过滤器。

好可怕,赶紧住脑。

ChinesePeople
  .filter(People::haveIntelligence)
  .giveThemWayToViewWebSitesOverseas()
function findHost(user, host){
 if(Database.query(user).hasBrain())
  return host;
 else
  return '114.114.114.114';
}

所以作为一个以个人利益至上的人,既然最大公因数并没有做让我过不下去的事情,考虑到我个人的力量又肛不过最大公因数,所以我对现在的状况没啥意见。

小孩看对错,大人看利益,虽然网上按理说是大人居多,但是事实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有关言论都只讨论对错,根本不考虑实际利益情况,很多不反抗的人其实都对最大公因数作恶心知肚明,然而还有大量看起来很牛逼的人在指点江山,说这不对那不对的。。。。让我很无语。难道这群说话口气看起来很大人的账号其实是小孩子注册的?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说话极不负责,而且观点随时在变。

所以我很赞同凯凯的观点,

我觉着窝国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不注重程序只注重结果。就说广电总局,今天这政策不合你意思了,骂,明天又合你意思了,夸。但也不注重最核心的政策合法与否的问题。说窝国水深火热我倒是不能认同,毕竟日子我觉着过的还挺好的。但就是这种政府行为规范上还差的太远了绝对不假。很多人心里也没这种意识。

我提出我对于肛最大公因数的看法后,他说,

没反对对肛,现在对肛的倒是不少。不过不管是公知还是小粉红,辩论的论题都停留在谁对谁错这种很原始的状态,不注重程序正义,依法治锅也没人提,反倒就国家提,然而国家还没做到


你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你觉得在这破大环境下和最大公因数肛,比起你默不作声,哪个损失大嘛。 个人利益至上的话,还是不要太跳,被反肛致死了更亏呢。更何况,想把你搞死是很简单的。对于最大公约数来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还有人说现在网上的信息都是假的,散播这些信息的原因是想控制人民思想 balabala。 我倒是觉得没有怀疑它的必要,因为你根本没法证明一件事情是真的,不管是你记忆里的经历还是别人告诉你的事情。记忆可以物理影响,别人可以撒谎,可以欺骗,可以夸大。所以说为啥要怀疑呢,整天把自己搞的烦躁,折寿啊。

那两眼一抹黑就没着了,既然已经认定接受到的一切信息都是假的,就没有任何实证必要,纯唯心了。

所以为啥非得那么愤世嫉俗 = =

“供着最贵的房,养着最贪的官”这两个最真是有七年前贴吧主流舆论的范啊,当年我跟他们一起骂来着。

另外啊,关于最大公因数啊,今天后宫群讨论时,有人说,

等你有收入以后,发现自己 1/3 的所得交给了最大公因数。不知道你还有意见没。这还只是明面上的,还有各种消费里夹在的高税。 另外,对肛不是坏选择,当没有一只羊咬人了,这群羊就完蛋了。 交着最重的税,吸着最重的霾,供着最贵的房,养着最贪的官,在墙里梦着星辰大海。这届韭菜我给满分。关键是还唱着颂歌。

这很明显反驳了我的观点,然而我却觉得它很有道理 = =

我觉得我的后宫群很危险 = =

后来他们就开始讨论经济了 = =


Search

    Post Directory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给您带来了收获或者说它值得您这么做,您可以选择对我进行捐助。
    下面是微信支付哟